• 歡迎訪問霍山縣人民法院官方網站!
  • 今天是:
  • 您當前位置:首頁 >> 隊伍建設 >> 案例評析

    裴曉瑞訴蔣仁鋒民間借貸糾紛案

    2017-09-11  霍山縣人民法院 作者: 閱讀數:34694 【字體:  【打印】 【關閉】

    -僅依據轉賬憑證提起民間借貸糾紛能否獲得支持

    關鍵詞:民間借貸 轉賬憑證 訴訟時效

    裁判要旨

    1、原告僅依據金融機構的轉賬憑證提起民間借貸糾紛,被告抗辯轉賬系償還雙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債務,雖然被告未提供相關書面證據證明,但如果原被告之間債務往來頻繁,法官通過內心的理性、良知仍不能確信轉賬憑證即是雙方之間的借款,不應輕易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七條的規定,對被告不能提供證據證明的轉賬憑證認定為原被告之間的借款。

    2、借款合同未約定履行期限,借款人履行部分義務后,對剩余債務仍然遵循《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的規定。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第二百零六條 借款人應當按照約定的期限返還借款。對借款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借款人可以隨時返還;貸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內返還。

    第二百一十一條 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對支付利息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視為不支付利息。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約定支付利息的,借款的利率不得違反國家有關限制借款利率的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六條 未約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條、第六十二條的規定,可以確定履行期限的,訴訟時效期間從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計算;不能確定履行期限的,訴訟時效期間從債權人要求債務人履行義務的寬限期屆滿之日起計算,但債務人在債權人第一次向其主張權利之時明確表示不履行義務的,訴訟時效期間從債務人明確表示不履行義務之日起計算。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 

    第五條 在合同糾紛案件中,主張合同關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當事人對合同訂立和生效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主張合同關系變更、解除、終止、撤銷的一方當事人對引起合同關系變動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六十四條 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或者人民法院認為審理案件需要的證據,人民法院應當調查收集。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觀地審查核實證據。

    案件索引

    一審:安徽省霍山縣人民法院(2016)皖1525民初556號(2016年8月16日)

    二審:安徽省六安市中級人民法院(2016)皖15民終1512號(2016年11月3日)

    基本案情

    原告裴曉瑞訴稱:被告蔣仁鋒因用于普洛世嘉綜合樓工程建設資金使用,于2011年6月4日向原告借款180000元,于2011年11月1日向原告借款1000000元;該兩筆借款被告向原告出具了借條,原告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分別向被告支付了上述借款。此外,被告于2011年10月1日向原告借款60000元,2011年10月10日向原告借款500000元,2011年11月17日向原告借款60000元,該三筆借款被告均未出具借條,但原告已于當日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向被告給付了借款。原告作為債權人有權向被告主張還款,但被告拒不履行債務的行為已經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故原告裴曉瑞向法院提出訴訟請求:1、被告向原告償還借款人民幣1800000元;2、被告向原告支付借款利息(按照同期人民銀行貸款利率自起訴之日起算至款清之日);3、本案全部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被告蔣仁鋒辯稱:借款中有借條的兩筆屬實,但借款已經超出訴訟時效,沒有借條的是和原告其他的往來賬,不能作為借款。

    法院經審理查明:被告因用于普洛世嘉綜合樓工程建設資金使用,于2011年6月4日向原告借款180000元,于2011年11月1日向原告借款1000000元,該兩筆借款被告均向原告出具了借條,原告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分別向被告支付了上述借款。此外,原告于2011年10月1日向被告賬戶轉賬60000元,2011年10月10日向被告賬戶轉賬500000元,2011年11月17日向被告賬戶轉賬60000元?,F原告向被告主張還款,但被告拒不還款。

    裁判結果

    安徽省霍山縣人民法院于2016年8月16日作出(2016)皖1525民初556號民事判決:一、被告蔣仁鋒于本判決書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歸還原告裴曉瑞借款1110000元。二、駁回原告裴曉瑞其他訴訟請求。宣判后,被告蔣仁鋒提出上訴。安徽省六安市中級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3日作出(2016)皖15民終1512號民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對原告主張的被告向其借款1800000元,被告認可其中的1180000元,且原告有借條和其他證據予以證明,本院對被告向原告借款1180000元的事實予以認定。原告認可被告已歸還借款70000元,本院予以確認。

    關于沒有借條的三筆轉賬能否認定為借款。在未訂立書面借貸協議的情況下,若一方向另一方主張借貸關系,而另一方予以否認的,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五條的規定,在合同糾紛案件中,主張合同關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當事人對合同訂立和生效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沒有證據證明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原告裴曉瑞主張與被告蔣仁鋒存在借貸關系,向本院提供了向被告轉賬620000元的轉賬憑證,而被告蔣仁鋒對原告的主張不予認可,故應由原告裴曉瑞舉證證明其與蔣仁鋒針對爭議的620000元存在借貸關系,但原告裴曉瑞未舉證證明。原告稱未讓被告出具借條是因為雙方比較熟悉,是基于信任,但如此大額借款不出具借條不符合民間借貸的習慣和方式,故原告在2011年10月1日、2011年10月10日、2011年11月17日共向被告轉賬620000元本院不認定為借款。

    關于被告蔣仁鋒向原告裴曉瑞賬戶、普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賬戶以及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霍山分公司的賬戶轉賬的460000元能否作為還款。被告認可2011年12月2日以及2011年12月31日被告轉給原告的70000元為還款,本院予以確認。2012年1月4日被告轉到霍山普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100000元,但從本院另案查明的事實看,當日霍山普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有100000元打到被告賬戶;2011年7月20日被告打到原告裴曉瑞賬戶140000元,但2011年7月21日原告裴曉瑞又轉賬相同金額到被告賬戶;2011年11月1日被告轉到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霍山分公司150000元,但2011年8月5日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霍山分公司曾有150000元打到被告賬戶,故被告提供的這三筆轉賬記錄其證明對象不具有唯一性,被告蔣仁鋒無證據證明該三筆匯款與本案借款具有對應關系。故該三筆轉賬只能證明原被告之間有經濟往來,不能證明是還款。另,被告辯稱第一筆180000元的借款除轉賬還款140000元外,剩余是現金歸還,未提供證據證明,且如果此筆借款已還清,被告應拿回180000元的借條,被告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知道借款還清后,借條仍由他人持有的后果,此不拿回借條的行為顯然與常理不符,故本院對其辯稱意見不予采納。原告實際還款金額本院認可為70000元。

    關于涉案借款是否已過訴訟時效。因訴訟時效從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利被侵害時起算,而被告蔣仁鋒2011年6月4日出具的180000元借條以及2011年11月1日出具的1000000元借條均沒有載明還款期限,被告雖在2011年12月2日以及2011年12月31日共計歸還70000元,但被告并未舉證證明其還款是經原告催要,也未舉證證明其在歸還了70000元借款后明確表示不履行還款義務,故原告并不知道其權利被侵害。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未約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條、第六十二條的規定,可以確定履行期限的,訴訟時效期間自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計算;不能確定履行期限的,訴訟時效期間從債權人要求債務人履行義務的寬限期屆滿之日起計算,故本案并未超過訴訟時效,被告稱沒有約定還款期限的借款,以最后一次還款時間計算訴訟時效的辯解,本院不予采納,原告起訴被告蔣仁鋒要求償還借款沒有超過訴訟時效。

    案例注解

    民間借貸與國家經濟活動息息相關,隨著社會經濟的發展,民間借貸日益活躍,規模不管擴大,各種深層次矛盾日益突出,審理過程中遇到的新情況、新問題也不斷增加,如何正確適用法律審理民間借貸糾紛也是當前法院所面臨的問題之一。

    一、關于僅依據轉賬憑證提起的民間借貸糾紛

    2015年9月1日起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七條規定:“原告僅依據金融機構的轉賬憑證提起民間借貸訴訟,被告抗辯轉賬系償還雙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債務,被告應當對其主張提供證據證明。被告提供相應證據證明其主張后,原告仍應就借貸關系的成立承擔舉證證明責任?!弊罡咴撼雠_該條司法解釋的主旨是為了保護實踐中那些缺乏法律意識,沒有書面合同或者書面借據的債權人利益。但司法實踐中的情況往往比較復雜,如果不具體問題具體分析,發揮法官內心確信的作用,單純套用該司法解釋,在實踐中容易加重被告的舉證責任,忽視民間交易中的慣例習慣,從而導致司法實踐中的裁判不公。

    我們試舉一例:假設甲出借給乙5萬元現金,乙出具了借條給甲,后乙通過銀行轉賬歸還了甲5萬元,甲將借條還給乙或者當面撕毀借條,但如果過后乙起貪念,以銀行轉賬憑證向法院提起民間借貸訴訟,而此時,甲除了口頭抗辯轉賬是償還雙方之前的借款,并不能提供其他證據證明,根據最高院司法解釋的第十七條規定,甲勢必敗訴。但真實情況確是轉賬是償還之前借款,只不過甲無證據證明,從而承擔了敗訴的風險。

    關于舉證責任的證明,《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五條規定:“在合同糾紛案件中,主張合同關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當事人對合同訂立和生效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沒有證據證明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015年2月4日實施的《最高人民法院關于適用〈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的解釋》第九十一條也規定:“人民法院應當依照下列原則確定舉證證明責任的承擔,但法律另有規定的除外:(一)主張法律關系存在的當事人,應當對產生該法律關系的基本事實承擔舉證證明責任;(二)主張法律關系變更、消滅或者權利受到妨害的當事人,應當對該法律關系變更、消滅或者權利受到妨害的基本事實承擔舉證證明責任?!泵耖g借貸關系中,原告不僅要提供證據證明原被告之間有借貸的合意,還應提供證據證明款項已經交付給被告。在司法實踐中,轉賬憑證所代表的真實法律關系非借款的不在少數,僅憑金融機構的轉賬憑證很難認定原被告之間的借貸合意,所以如果單純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間借貸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十七條的規定,被告抗辯轉賬系償還雙方之前借款或其他債務,被告應當對其主張提供證據證明,無形中加大了被告的舉證責任,有可能有失公平。

    本案中原被告之間的一筆18萬、一筆100萬的借款均有借條,2011年10月1日、2011年10月10日、2011年11月17日的三筆轉賬確沒有借條,不符合雙方借貸的交易習慣;而從2011年到2016年將近五年的時間原告也未向被告主張過權利,其也能讓法官產生一定的合理懷疑性,此外原被告之間經濟往來頻繁,被告辯稱轉賬是雙方之間的往來款項具有一定的可信性。法官經審查并結合相關事實,通過內心的理性、良知等確信待證事實不具有高度可能性的,應當認定該事實不存在。故根據本案雙方的陳述,應當認定原告裴曉瑞僅提交金融機構的轉賬憑證尚不足以證明借貸關系的存在。

    本案在審理過程中也有人提出,如果被告只是抗辯轉賬系償還雙方之前借款或者其他債務,但提供不出任何證據證明,就應該認定轉賬憑證系雙方之間的借款。因為即使在民間借貸的法律關系中不能認定雙方的轉賬是借款,但如果原告以不當得利糾紛起訴,仍可以獲得支持。原告通過銀行轉賬把錢轉入了被告賬戶,被告的財產由此增加而原告的財產由此減少,此時被告必須就合法占有原告款項作出說明,如果被告提供不出證據證明,就要承擔舉證不能的法律后果,原告仍然可以獲得勝訴。但我們應該注意到,不當得利與民間借貸在訴訟時效的起算上有明顯不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八條的規定:返還不當得利請求權的訴訟時效期間,從當事人一方知道或者應當知道不當得利事實及對方當事人之日起計算。具體到本案,原告裴曉瑞在2011年10月1日、2011年10月10日、2011年11月17日三次共向被告蔣仁鋒賬戶轉賬62萬元,如果以民間借貸起訴,原被告雙方無書面的借款合同,未約定還款期限,其兩年的訴訟時效期限的起算,在實踐中一般從起訴之日起開始計算。如果以不當得利起訴,訴訟時效就應該分別從2011年10月1日、2011年10月10日、2011年11月17日開始計算,而原告裴曉瑞2016年4月21日才向本院提起訴訟,明顯超過訴訟時效,如果被告蔣仁鋒提出訴訟時效的抗辯,原告的這三筆轉賬在不當得利訴訟中仍不能獲得支持。

    二、關于剩余借款的訴訟時效

    被告蔣仁鋒2011年6月4日向原告借款180000元,2011年11月1日向原告借款1000000元,此兩筆借款均向原告出具了借條,且借條上未注明還款期限,被告在2011年12月2日以及2011年12月31日共計歸還原告裴曉瑞70000元,對于下剩的1110000元借款的訴訟時效起算點有兩種不同的意見。

    第一種意見認為:被告蔣仁鋒向原告裴曉瑞借款1180000元有借條為據,2011年12月2日以及2011年12月31日被告共計歸還原告70000元,雙方對此均無異議。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以下簡稱《訴訟時效規定》)第十六條:“義務人作出分期履行、部分履行、提供擔保、請求延期履行、制定清償債務計劃等承諾或者行為的,應當認定為民法通則第一百四十條規定的當事人一方‘同意履行義務’?!倍吨腥A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以下簡稱《民法通則》)第一百四十條規定:“訴訟時效因提起訴訟、當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義務而中斷。從中斷時起,訴訟時效期間重新計算?!惫时桓?011年12月2日以及2011年12月31日歸還原告70000元,應當認定訴訟時效中斷,從中斷時起,訴訟時效期間重新計算,即剩余借款的訴訟時效應從2012年1月1日起計算。

    第二種意見認為:從借條看,雙方并未約定還款期限,根據《訴訟時效規定》第六條:未約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條、第六十二條的規定,可以確定履行期限的,訴訟時效期間自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計算;不能確定履行期限的,訴訟時效期間從債權人要求債務人履行義務的寬限期屆滿之日起計算,但債務人在債權人第一次向其主張權利之時明確表示不履行義務的,訴訟時效期間從債務人明確表示不履行義務之日起計算。本案中剩余的111萬元仍然遵循上述規定,除非被告蔣仁鋒有證據證明在時效期間內原告對下剩的111萬元債權規定了還款期限或者證明被告在歸還70000元以后已向原告明確表示不履行剩余債務,否則,被告主張該剩余債務已過訴訟時效無法律依據。

    承辦法官在審理中采取了第二種意見。從訴訟時效制度的主要功能及價值衡量看,訴訟時效制度具有督促權利主體及時行使權利的意圖,也有對漠視權利的權利主體進行制裁的意圖,但訴訟制度不是義務人不履行義務以及規避責任的工具,在法律無明確規定或者法律規定較為模糊的情況下,應該從有利于債權人的角度出發,作出有利于債權人的裁判,從而保護債權人的合法利益。本案中,被告蔣仁鋒在2011年已經履行部分還款義務,原告裴曉瑞在被告履行部分義務兩年后,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被告償還剩余債務,從表面上看,似乎正如被告抗辯的那樣,剩余債務已過訴訟時效。但我們應注意到,本案的兩筆借款均未約定履行期限,在這種情況下,被告主動還款70000元,對于剩余的債務部分,如果原告提出請求并給予寬限期的,根據《訴訟時效規定》第六條的規定,訴訟時效應從原告給予的寬限期滿開始計算;如果被告在償還70000元之后,明確向原告表示不履行剩余債務的,則剩余債務的訴訟時效起算點應從被告拒絕之日起計算。從本案被告提供的證據看,對剩余部分原告既未要求被告履行并給予寬限期,也無證據證明被告明確表示不履行,故對于剩余債務的訴訟時效在被告償還70000元后并未開始計算,下剩的1110000元債務的履行期限仍是未約定還款期限的債務,仍適用《訴訟時效規定》的第六條。

    《民法通則》第一百四十條規定:“訴訟時效因提起訴訟、當事人一方提出要求或者同意履行義務而中斷。從中斷時起,訴訟時效期間重新計算?!痹V訟時效的中斷,是指在訴訟時效進行中,因發生了一定的法定事由,致使已經經過的訴訟時效期間統歸無效,待該法定事由消除后,訴訟時效期間重新計算的制度。在已經開始計算訴訟時效的情況下,此時,如果債務人部分履行,可以認定為《民法通則》第一百四十條規定的當事人一方同意履行義務而引起訴訟時效中斷的情形,而本案中的1110000元債務的訴訟時效并未開始計算,不應適用《民法通則》第一百四十條的規定。綜上,對于本案未履行的1110000元債權,被告既未提交證據證明在其履行70000元債務后,原告對剩余債務提出了履行的要求并給予了寬限期,也無證據證明其已明確表明不履行剩余債務。因此,被告蔣仁鋒主張原告提起本案訴訟已過訴訟時效期間并無法律依據。

    附裁判文書

    安徽省霍山縣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6)皖1525民初556號

    原告:裴曉瑞,女,1977年7月22日生,漢族,住安徽省霍山縣衡山鎮迎駕路1-305號。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小平,北京大成(合肥)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饒先鋒,北京大成(合肥)律師事務所律師。

    被告:蔣仁鋒,男,1965年3月31日生,漢族,戶籍地安徽省霍山縣衡山鎮城東社區王大龍組,現住安徽省霍山縣經濟開發區天地佳苑3號樓103室。

    原告裴曉瑞與被告蔣仁鋒民間借貸糾紛一案,本院于2016年4月21日立案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裴曉瑞的委托代理人王小平、被告蔣仁鋒到庭參加了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裴曉瑞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被告向原告償還借款人民幣1800000元;2、被告向原告支付借款利息(按照同期人民銀行貸款利率自起訴之日起算至款清之日);3、本案全部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事實和理由:被告因用于普洛世嘉綜合樓工程建設資金使用,于2011年6月4日向原告借款180000元,于2011年11月1日向原告借款1000000元;該兩筆借款被告向原告出具了借條,原告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分別向被告支付了上述借款。此外,被告于2011年10月1日向原告借款60000元,2011年10月10日向原告借款500000元,2011年11月17日向原告借款60000元,該三筆借款被告均未出具借條,但原告已于當日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向被告給付了借款。原告作為債權人有權向被告主張還款,但被告拒不履行債務的行為已經侵犯了原告的合法權益。

    被告蔣仁鋒在舉證期限內未向本院提交答辯狀,當庭口頭辯稱:借款中有借條的兩筆屬實,但借款已經超出訴訟時效,沒有借條的是和原告其他的往來賬,不能作為借款。

    當事人圍繞訴訟請求依法提交了證據,本院組織當事人進行了質證。對原告提交的2011年6月4日給被告180000元借款的轉賬憑證及被告向原告出具的借條以及2011年11月1日原告給被告1000000元借款的轉賬憑證及被告向原告出具的借條,被告無異議;對被告提交的2011年12月2日向原告償還借款20000元以及2011年12月31日向原告償還借款50000元的證據,原告予以認可,故本院對上述事實和證據予以確認并在卷佐證。對有爭議的證據本院認定如下:1、關于原告在2011年10月1日、2011年10月10日、2011年11月17日分別向原告轉賬60000元、500000元和60000元的轉賬憑證,被告不認可是借款,本院認為這三張轉賬憑證只能證明原告裴曉瑞在2011年10月1日、2011年10月10日以及2011年11月17日曾向被告蔣仁鋒匯款的事實,并不能證明這三筆匯款就是原告出借給被告的借款,對其證明力本院不予確認。2、對被告提供的2012年1月4日、2011年7月20日以及2011年11月1日的轉賬憑證,因原告不認可是還款,而被告僅提供轉賬記錄,又無其他證據加以佐證,故對其關聯性本院不予確認。

    根據當事人陳述和經審查確認的證據,本院認定事實如下:被告因用于普洛世嘉綜合樓工程建設資金使用,于2011年6月4日向原告借款180000元,于2011年11月1日向原告借款1000000元,該兩筆借款被告均向原告出具了借條,原告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分別向被告支付了上述借款。此外,原告于2011年10月1日向被告賬戶轉賬60000元,2011年10月10日向被告賬戶轉賬500000元,2011年11月17日向被告賬戶轉賬60000元?,F原告向被告主張還款,但被告拒不還款。

    本院認為,對原告主張的被告向其借款1800000元,被告認可其中的1180000元,且原告有借條和其他證據予以證明,本院對被告向原告借款1180000元的事實予以認定。原告認可被告已歸還借款70000元,本院予以確認。

    關于沒有借條的三筆轉賬能否認定為借款。在未訂立書面借貸協議的情況下,若一方向另一方主張借貸關系,而另一方予以否認的,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五條的規定,在合同糾紛案件中,主張合同關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當事人對合同訂立和生效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沒有證據證明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原告裴曉瑞主張與被告蔣仁鋒存在借貸關系,向本院提供了向被告轉賬620000元的轉賬憑證,而被告蔣仁鋒對原告的主張不予認可,故應由原告裴曉瑞舉證證明其與蔣仁鋒針對爭議的620000元存在借貸關系,但原告裴曉瑞未舉證證明。原告稱未讓被告出具借條是因為雙方比較熟悉,是基于信任,但如此大額借款不出具借條不符合民間借貸的習慣和方式,故原告在2011年10月1日、2011年10月10日、2011年11月17日共向被告轉賬620000元本院不認定為借款。

    關于被告蔣仁鋒向原告裴曉瑞賬戶、普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賬戶以及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霍山分公司的賬戶轉賬的460000元能否作為還款。被告認可2011年12月2日以及2011年12月31日被告轉給原告的70000元為還款,本院予以確認。2012年1月4日被告轉到霍山普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100000元,但從本院另案查明的事實看,當日霍山普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有100000元打到被告賬戶;2011年7月20日被告打到原告裴曉瑞賬戶140000元,但2011年7月21日原告裴曉瑞又轉賬相同金額到被告賬戶;2011年11月1日被告轉到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霍山分公司150000元,但2011年8月5日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霍山分公司曾有150000元打到被告賬戶,故被告提供的這三筆轉賬記錄其證明對象不具有唯一性,被告蔣仁鋒無證據證明該三筆匯款與本案借款具有對應關系。故該三筆轉賬只能證明原被告之間有經濟往來,不能證明是還款。另,被告辯稱第一筆180000元的借款除轉賬還款140000元外,剩余是現金歸還,未提供證據證明,且如果此筆借款已還清,被告應拿回180000元的借條,被告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知道借款還清后,借條仍由他人持有的后果,此不拿回借條的行為顯然與常理不符,故本院對其辯稱意見不予采納。原告實際還款金額本院認可為70000元。

    關于涉案借款是否已過訴訟時效。因訴訟時效從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利被侵害時起算,而被告蔣仁鋒2011年6月4日出具的180000元借條以及2011年11月1日出具的1000000元借條均沒有載明還款期限,被告雖在2011年12月2日以及2011年12月31日共計歸還70000元,但被告并未舉證證明其還款是經原告催要,也未舉證證明其在歸還了70000元借款后明確表示不履行還款義務,故原告并不知道其權利被侵害。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未約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條、第六十二條的規定,可以確定履行期限的,訴訟時效期間自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計算;不能確定履行期限的,訴訟時效期間從債權人要求債務人履行義務的寬限期屆滿之日起計算,故本案并未超過訴訟時效,被告稱沒有約定還款期限的借款,以最后一次還款時間計算訴訟時效的辯解,本院不予采納,原告起訴被告蔣仁鋒要求償還借款沒有超過訴訟時效。

    因原被告雙方未約定利息,故原告要求被告給付利息的訴訟請求,本院不予支持。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十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二百零六條、第二百一十條、第二百一十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的第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蔣仁鋒于本判決書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歸還原告裴曉瑞借款1110000元。

    二、駁回原告裴曉瑞其他訴訟請求。

    如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的,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應當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21000元,減半收取10500元,由被告負擔 擔6475元,原告負擔4025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安徽省六安市中級人民法院。

    代 理 審 判 員 李 方 曼

    二〇一六年八月十六日

    書 記 員 楊 曉 幸

    附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

    第一百零八條 債務應當清償。暫時無力償還的,經債權人同意或者人民法院裁決,可以由債務人分期償還。有能力償還拒不償還的,由人民法院判決強制償還。

    《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

    第十條 當事人訂立合同,有書面形式、口頭形式和其他形式。法律、行政法規規定采用書面形式的,應當采用書面形式。當事人約定采用書面形式的,應當采用書面形式。

    第一百零七條 當事人一方不履行合同義務或者履行合同義務不符合約定的,應當承擔繼續履行、采取補救措施或者賠償損失等違約責任。

    第二百零六條 借款人應當按照約定的期限返還借款。對借款期限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依照本法第六十一條的規定仍不能確定的,借款人可以隨時返還;貸款人可以催告借款人在合理期限內返還。

    第二百一十條 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自貸款人提供借款時生效。

    第二百一十一條 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對支付利息沒有約定或者約定不明確的,視為不支付利息。自然人之間的借款合同約定支付利息的,借款的利率不得違反國家有關限制借款利率的規定。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

    第六條 未約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條、第六十二條的規定,可以確定履行期限的,訴訟時效期間從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計算;不能確定履行期限的,訴訟時效期間從債權人要求債務人履行義務的寬限期屆滿之日起計算,但債務人在債權人第一次向其主張權利之時明確表示不履行義務的,訴訟時效期間從債務人明確表示不履行義務之日起計算。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 

    第五條 在合同糾紛案件中,主張合同關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當事人對合同訂立和生效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主張合同關系變更、解除、終止、撤銷的一方當事人對引起合同關系變動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六十四條 當事人對自己提出的主張,有責任提供證據。當事人及其訴訟代理人因客觀原因不能自行收集的證據,或者人民法院認為審理案件需要的證據,人民法院應當調查收集。人民法院應當按照法定程序,全面地、客觀地審查核實證據。

    安徽省六安市中級人民法院

    民事判決書

    (2016)皖15民終1512號

    上訴人(原審被告):蔣仁鋒,男,1965年3月31日出生,漢族,戶籍地安徽省霍山縣衡山鎮城東社區王大龍組,現住安徽省霍山縣經濟開發區天地佳苑3號樓103室,身份證號碼342427196503314319。

    被上訴人(原審原告):裴曉瑞,女,1977年7月22日出生,漢族,住安徽省霍山縣衡山鎮迎駕路1-305號,身份證號碼342427197707227422。

    委托訴訟代理人:王小平,北京大成(合肥)律師事務所律師。

    委托訴訟代理人:饒先鋒,北京大成(合肥)律師事務所律師。

    上訴人蔣仁鋒與被上訴人裴曉瑞民間借貸糾紛一案,前由安徽省霍山縣人民法院于2016年8月26日作出(2016)皖1525民初556號民事判決。宣判后,蔣仁鋒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訴。本院依法組成合議庭審理了本案。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蔣仁鋒上訴請求:一、撤銷霍山縣人民法院(2016)皖1525民初556號民事判決;二、依法改判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霍山分公司為借款人,上訴人通過銀行轉賬匯入普洛世嘉公司賬號及相關聯公司賬戶匯款約50萬元為向借款人的還款;三、一、二審訴訟費用由裴曉瑞負擔。事實和理由:原審法院認定的訴訟主體錯誤。裴曉瑞與張鷇系夫妻關系,上訴人與裴曉瑞個人沒有經濟往來,正如裴曉瑞在一審所承認的,其個人賬戶一直是其丈夫張鷇所實際控制的關聯公司使用,上訴人是向普洛世嘉公司借款,本案當事人之間不存在借貸關系。

    裴曉瑞辯稱,一、上訴人的上訴理由及事實不成立,上訴人在一審中對借款事實及債權人身份均予以認可。二、裴曉瑞在一審中沒有認可其個人賬戶是由張鷇實際控制的關聯公司使用,本案中借條的持有人是裴曉瑞,匯款人也是裴曉瑞,雖然其和張鷇是夫妻關系并作為公司股東參與經營,但其系本案債權人的身份有事實和法律依據。三、上訴人在訴狀中認為其是向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借款,但在(2014)六民一初字第00023號案件中,上訴人又稱案涉借款與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沒有關系,而是受張鷇委托與其他公司發生的經濟往來。該案判決對上訴人的說法也予以采信,裴曉瑞在尊重生效判決的前提下提起訴訟,但上訴人為了逃避其還款責任再次反言稱其向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借款,前后陳述相互矛盾,不足以采信。

    裴曉瑞向一審法院起訴請求:1、被告向原告償還借款人民幣1800000元;2、被告向原告支付借款利息(按照同期人民銀行貸款利率自起訴之日起算至款清之日);3、本案全部訴訟費用由被告承擔。

    一審法院認定事實:被告因用于普洛世嘉綜合樓工程建設資金使用,于2011年6月4日向原告借款180000元,于2011年11月1日向原告借款1000000元,該兩筆借款被告均向原告出具了借條,原告通過銀行轉賬方式分別向被告支付了上述借款。此外,原告于2011年10月1日向被告賬戶轉賬60000元,2011年10月10日向被告賬戶轉賬500000元,2011年11月17日向被告賬戶轉賬60000元?,F原告向被告主張還款,但被告拒不還款。一審法院認為,對原告主張的被告向其借款1800000元,被告認可其中的1180000元,且原告有借條和其他證據予以證明,該院對被告向原告借款1180000元的事實予以認定。原告認可被告已歸還借款70000元,該院予以確認。關于沒有借條的三筆轉賬能否認定為借款。在未訂立書面借貸協議的情況下,若一方向另一方主張借貸關系,而另一方予以否認的,依照《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第五條的規定,在合同糾紛案件中,主張合同關系成立并生效的一方當事人對合同訂立和生效的事實承擔舉證責任。沒有證據證明或者證據不足以證明當事人的事實主張的,由負有舉證責任的當事人承擔不利后果。原告裴曉瑞主張與被告蔣仁鋒存在借貸關系,向該院提供了向被告轉賬620000元的轉賬憑證,而被告蔣仁鋒對原告的主張不予認可,故應由原告裴曉瑞舉證證明其與蔣仁鋒針對爭議的620000元存在借貸關系,但原告裴曉瑞未舉證證明。原告稱未讓被告出具借條是因為雙方比較熟悉,是基于信任,但如此大額借款不出具借條不符合民間借貸的習慣和方式,故原告在2011年10月1日、2011年10月10日、2011年11月17日共向被告轉賬620000元該院不認定為借款。關于被告蔣仁鋒向原告裴曉瑞賬戶、普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賬戶以及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霍山分公司的賬戶轉賬的460000元能否作為還款。原告認可2011年12月2日以及2011年12月31日被告轉給原告的70000元為還款,該院予以確認。2012年1月4日被告轉到霍山普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100000元,但從該院另案查明的事實看,當日霍山普世農業科技有限公司將100000元打到被告賬戶;2011年7月20日被告打到原告裴曉瑞賬戶140000元,但2011年7月21日原告裴曉瑞又轉賬相同金額到被告賬戶;2011年11月1日被告轉到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霍山分公司150000元,但2011年8月5日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霍山分公司曾有150000元打到被告賬戶,故被告提供的這三筆轉賬記錄其證明對象不具有唯一性,被告蔣仁鋒無證據證明該三筆匯款與本案借款具有對應關系。故該三筆轉賬只能證明原被告之間有經濟往來,不能證明是還款。另,被告辯稱第一筆180000元的借款除轉賬還款140000元外,剩余是現金歸還,未提供證據證明,且如果此筆借款已還清,被告應拿回180000元的借條,被告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應知道借款還清后,借條仍由他人持有的后果,此不拿回借條的行為顯然與常理不符,故該院對其辯稱意見不予采納。原告實際還款金額該院認可為70000元。關于涉案借款是否已過訴訟時效。因訴訟時效從知道或者應當知道權利被侵害時起算,而被告蔣仁鋒2011年6月4日出具的180000元借條以及2011年11月1日出具的1000000元借條均沒有載明還款期限,被告雖在2011年12月2日以及2011年12月31日共計歸還70000元,但被告并未舉證證明其還款是經原告催要,也未舉證證明其在歸還了70000元借款后明確表示不履行還款義務,故原告并不知道其權利被侵害。而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未約定履行期限的合同,依照合同法第六十一條、第六十二條的規定,可以確定履行期限的,訴訟時效期間自履行期限屆滿之日起計算;不能確定履行期限的,訴訟時效期間從債權人要求債務人履行義務的寬限期屆滿之日起計算,故本案并未超過訴訟時效,被告稱沒有約定還款期限的借款,以最后一次還款時間計算訴訟時效的辯解,該院不予采納,原告起訴被告蔣仁鋒要求償還借款沒有超過訴訟時效。因原被告雙方未約定利息,故原告要求被告給付利息的訴訟請求,該院不予支持。綜上所述,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法通則》第一百零八條,《中華人民共和國合同法》第十條、第一百零七條、第二百零六條、第二百一十條、第二百一十一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民事案件適用訴訟時效制度若干問題的規定》第六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民事訴訟證據的若干規定》的第五條、《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六十四條的規定,判決:一、被告蔣仁鋒于本判決書生效之日起十日內歸還原告裴曉瑞借款1110000元。二、駁回原告裴曉瑞其他訴訟請求。案件受理費21000元,減半收取10500元,由被告負擔 擔6475元,原告負擔4025元。

    蔣仁鋒、裴曉瑞在二審中未提交新證據。

    雙方當事人所舉證據與原審一致,相對方質證意見與原審相同,本院認證意見與原審一致。

    本院對原審查明的事實予以確認。

    本院認為:綜合雙方當事人舉證、質證及訴辯意見,本案二審的爭議焦點為裴曉瑞是否為案涉借款的出借人,原審法院判決蔣仁鋒清償1110000元借款是否正確。本案中,裴曉瑞據以主張權利的依據主要為借條及匯款憑證,雖然借條上沒有明確載明債權人,但從民間借貸交易習慣看,債權憑證的持有人原則上應認定為權利人,加之裴曉瑞提供了相應的匯款憑證予以佐證,足以認定裴曉瑞與蔣仁鋒之間存在1180000元的民間借貸法律關系。蔣仁鋒上訴稱案涉借款并非向裴曉瑞所借,而是向上海普洛世嘉環境科技有限公司霍山分公司所借,但其在原審答辯中對借條載明的借款予以認可,并未就債權人主體提出抗辯,前后陳述明顯矛盾,其上訴理由不足采信。蔣仁鋒雖稱已經通過轉款460000元的方式償還了本案的借款,但未能就其個人賬戶收到相同數額匯款的款項性質及用途作出合理解釋和說明,亦未提交裴曉瑞認可該還款方式的證據,故原審法院關于460000元匯款系蔣仁鋒與裴曉瑞之間其他經濟往來的認定并無不當。原審法院依據裴曉瑞自認的70000元還款數額認定下剩借款本金1110000元正確,本院予以確認。

    綜上,上訴人蔣仁鋒的上訴理由缺乏事實依據,本院不予采信。原審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依法應予維持。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一百七十條第一款第(一)項之規定,判決如下:

    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二審案件受理費8800元,由蔣仁鋒負擔。

    本判決為終審判決。

    審 判 長  王 世 如

    代理審判員  高 華

    代理審判員  蔡 金 賀

    二○一六年十一月三日

    書 記 員  袁 敏

    附:本案適用的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

    第一百七十條 第二審人民法院對上訴案件,經過審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別處理:

    (一)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清楚,適用法律正確的,以判決、裁定方式駁回上訴,維持原判決、裁定;

    (二)原判決、裁定認定事實錯誤或者適用法律錯誤的,以判決、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銷或者變更;

    (三)原判決認定基本事實不清的,裁定撤銷原判決,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或者查清事實后改判;

    (四)原判決遺漏當事人或者違法缺席判決等嚴重違反法定程序的,裁定撤銷原判決,發回原審人民法院重審。

    原審人民法院對發回重審的案件作出判決后,當事人提起上訴的,第二審人民法院不得再次發回重審。

  • Copyright ? 2017 hsf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霍山縣人民法院
    地址:霍山大道與緯三路交叉口向北150米 郵編:237200 網站備案號:皖ICP備07012208號
    公安備案號:34152502000047 電話:0564-5022924  技術支持:安徽雷速?
  • 霍山法院官方微博

  • 霍山法院官方微信

  • 吉林快3下期和值推荐号码 7足球即时比分 老友内蒙古麻将 房卡 极速快乐十分软件 优博国际手机下载 悠游街机捕鱼 广东11选530倍积分 梭哈第三轮 手机股票客户端 时时彩开奖图表分析 足彩胜负彩怎么玩法 微乐长春麻将 大赢家体育比分足球比分 36选7开奖时间是几点 中国莱特币交易网站 重庆百变王牌历史开奖记录查询 山东时时彩开奖图一点击进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