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歡迎訪問霍山縣人民法院官方網站!
  • 今天是:
  • 您當前位置:首頁 >> 隊伍建設 >> 案例評析

    涂有香訴汪洋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案

    2017-09-11  霍山縣人民法院 作者: 閱讀數:32477 【字體:  【打印】 【關閉】

    ——三車連環相撞的民事賠償責任認定

    關鍵詞 連環交通事故 原因競合侵權

    裁判要點

    高速公路發生連環撞車的交通事故,無法證實中間車輛乘車人是因車輛撞擊前方車輛或者遭后方車輛撞擊,或者在兩次撞擊中造成的身體受傷,應認定中間車輛的駕駛人與后方車輛的駕駛人為共同侵權人,應當承擔連帶責任,因難以確定責任大小,所以應當平均承擔賠償責任。

    相關法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

    第十一條 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每個人的侵權行為都足以造成全部損害的,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

    第十三條 法律規定承擔連帶責任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部分或者全部連帶責任人承擔責任。

    第十六條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

    第二十二條 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他人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十九條第一款 醫療費根據醫療機構出具的醫藥費、住院費等收款憑證,結合病歷和診斷證明等相關證據確定。賠償義務人對治療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異議的,應當承擔相應的舉證責任。

    第二十條 誤工費根據受害人的誤工時間和收入狀況確定。

    誤工時間根據受害人接受治療的醫療機構出具的證明確定。受害人因傷致殘持續誤工的,誤工時間可以計算至定殘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誤工費按照實際減少的收入計算。受害人無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計算;受害人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的,可以參照受訴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業上一年度職工的平均工資計算。

    第二十一條 護理費根據護理人員的收入狀況和護理人數、護理期限確定。

    護理人員有收入的,參照誤工費的規定計算;護理人員沒有收入或者雇傭護工的,參照當地護工從事同等級別護理的勞務報酬標準計算。護理人員原則上為一人,但醫療機構或者鑒定機構有明確意見的,可以參照確定護理人員人數。

    護理期限應計算至受害人恢復生活自理能力時止。受害人因殘疾不能恢復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據其年齡、健康狀況等因素確定合理的護理期限,但最長不超過二十年。

    第二十二條 交通費根據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護人員因就醫或者轉院治療實際發生的費用計算。交通費應當以正式票據為憑;有關憑據應當與就醫地點、時間、人數、次數相符合。

    第二十四條 營養費根據受害人傷殘情況參照醫療機構的意見。

    第二十五條第一款 殘疾賠償金根據受害人喪失勞動能力程度或者傷殘等級,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自定殘之日起按二十年計算。但六十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七十五周歲以上的,按五年計算。

    案件索引

    一審:霍山縣人民法院(2016)皖1525民初478號(2016年11月7日)

    基本案情

    原告涂有香訴稱:2015年9月30日23時12分,汪洋駕駛車牌號為皖NA4928的小型客車,沿蕪合高速行駛至73公里94米時,與吳志林駕駛的車輛發生碰撞,致使汪洋車上的原告受傷。交警部門出具的責任認定書確認原告以及前方車輛無責任,汪洋承擔全部責任。

    被告汪洋辯稱:1.原告所訴主體不符合法律規定;2.所謂的傷未提供相關部門的因果關系證明;3.傷殘評定系單方面個人行為,不具有合理性;要求重新鑒定;4.各項訴請的計算來源缺乏依據;5.答辯人不屬于法律意義上的加害主體。綜上所述,請求法院依法駁回被答辯人的訴請。

    法院經審理查明:對于當事人雙方沒有爭議的事實,本院予以確認。原告涂友香的丈夫馬正平與被告汪洋是霍山老鄉,曾經同在江蘇省江陰市打工,因此較為熟悉。2015年9月30日,原告夫婦得知被告要回霍山老家,便與被告商議,讓原告搭其便車回霍山。該日23時12分,汪洋駕駛載有原告的車牌號為皖NA4928小型客車,行駛至蕪合高速73公里94米處時,由于前方出現交通事故,致使原告車輛與??吭谇胺絽侵玖竹{駛的鄂FBJ898車輛相撞,隨之后方由殷世偉駕駛的蘇E3C5Q7小型客車,又撞擊了前方汪洋的車輛。合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高速公路六大隊對汪洋與前方吳志林的交通事故,出具了第3401900201506671號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汪洋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對汪洋與后方殷世偉的交通事故,該大隊又出具了第3401902201506674號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殷世偉負事故全責,汪洋無責,并確定兩次交通事故的時間僅隔一分鐘;上述事故致使坐在汪洋車內的原告受傷。原告于2015年10月1日回到霍山,于10月2日到但家廟鎮中心衛生院拍片檢查,經該院診斷為右側二、三、四、五肋骨骨折,該院對原告做了掛水等簡單治療。10月4日原告回到江蘇江陰,直至2016年1月29日期間,原告多次前往江陰市中醫骨傷醫院進行治療。原告在但家廟鎮中心衛生院花去醫療費用512.43元,在江陰市中醫骨傷醫院花去醫療費用2379.29元,兩次共2891.72元;另外在江陰市中醫骨傷醫院還花去醫用床費1800元。原告受傷后,被告前往看望,此后又給付原告現金2000元,作為補償。經原告申請,安徽正源司法鑒定所于2016年4月25日出具了(皖)正源司鑒[2016]臨鑒字第B363號傷殘評定意見書,評定原告的傷情符合“道標”十級傷殘,同時評定其誤工期為120日,護理期為60日,營養期60日。被告對該鑒定結論有異議,申請重新鑒定,安徽新萊蒂克司法鑒定中心對原告的傷情重新進行了鑒定,于2016年8月31日出具了皖新萊司鑒[2016]法臨鑒字第867號鑒定意見書,仍然評定原告為道路交通事故十級傷殘。另查明,原告發生事故前在江陰市周莊文涵機械零部件加工廠上班,月工資為2600元。本院以上事實,有兩份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醫院門診病歷、診斷報告單、疾病證明書、掛號單、醫療收費單據、兩份鑒定意見書、工資表,以及當事人的當庭陳述等證據在案佐證。

    裁判結果

    霍山縣人民法院于2016年11月7日作出(2016)皖1525民初478號民事判決:一、被告汪洋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涂友香各項損失23532.86元(其中已扣除被告已給付的費用2000元)。二、駁回原告涂友香的其他訴訟請求。宣判后,原被告均未提出上訴,判決已發生法律效力。

    裁判理由

    法院生效裁判認為:本案的焦點為被告是否應當擔責,以及應當承擔多大責任。本案事故的發生是因高速公路發生了連環撞車事件所致,汪洋的車輛作為其中之一,先后發生了兩次碰撞,坐在汪洋車內的原告,應當就在汪洋車輛撞擊前方車輛或者遭后方車輛撞擊,或者在兩次撞擊中造成的身體受傷,而原告也無法證實到底是在哪次撞擊中受傷,因此只能認定汪洋與后方車輛的駕駛人殷世偉為共同侵權人,對原告的受傷負責。按照侵權責任法的規定,汪洋和殷世偉應當承擔連帶責任,承擔連帶責任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部分或者全部連帶責任人承擔責任,因此原告有權只向汪洋主張權利,因難以確定責任大小,所以汪洋和殷世偉應當平均承擔賠償責任。

    案例注解

    連環交通事故是指車輛、非機動車和行人等在道路上因違法、過錯或者意外造成的兩個以上的,且互相聯系、互為因果的交通事故,其中包括汽車與汽車之間、汽車與行人、非機動車之間發生的交通事故;一般是第一個交通事故發生后再次連續發生的的交通事故,每起事故各自獨立,后續的交通事故增大了前一個事故的損失;連環交通事故所造成的人身傷亡或者財產損失的損害結果的更為重大,處理的難度也很大,依法處理好連環交通事故關系著眾多的家庭、人身財產安全,也關系著社會的和諧穩定,對此類事故的依法處理尤為重要。

    一、法院是否應直接采信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關于責任認定的結論

    在案件審理過程中,對怎樣判定當事人各方應否承擔賠償責任有兩種不同意見:

    一種意見認為,責任的判定應直接采信交警部門出具的認定書,其理由是:第一,認定書是經交警部門現場調查取證,聽取當事各方的意見后,分析并參照相關法律規定得出的結論,其真實性河客觀性能夠確信。第二,侵權責任判斷的基礎應是能夠證明案件事實的各項證據,認定書作為證明交通事故發生經過和基本情況的關鍵證據,對其事故責任的認定應直接采信,法院再重新認定沒有必要。第三,原告因交通事故發生損失,交通事故的發生原因即是損害結果的原因,因此交通事故責任與損害賠償是一致的。綜上所述,法院應當直接采信認定書關于事故責任的認定結論,以此來判定損害賠償責任由事故責任人承擔。

    另一種意見則認為:責任判定并不能完全采用認定書的結論,法院再審理案件時,應對事故中當事人各方的行為、損害結果以及各方行為與損害結果之間的關系進行查明,再確定各方是否應當承擔賠償責任。其理由有兩點:其一,認定書確定的事故責任并不能同于損害賠償責任,其確定的事故責任人也可能與應承擔損害賠償責任的主體不一致。其二,認定書只具有證據效力,是否采信由法官在進行邏輯判斷后決定,如其與客觀事實不符,或者對事故原因和當事人過錯分析有誤,則不應當采信,法院應適當參考認定書的結論,但還是應結合具體情況重新判定當事各方的侵權責任。

    筆者贊同第二種意見,損害賠償責任的認定可以參考認定書關于事故責任的認定結論,但仍應由法院審理后結合實際案情得出結論。但在現實司法實踐中,交警部門出具的認定書基本上處于決定性證據的地位,人民法院在審理案件時,一般不再對交通事故發生的經過和基本事實進行調查,而是直接采納認定書的意見,在判決時甚至直接引用認定書上的認定結論,直接采用認定書的結論,并未從根本上解決損害賠償責任的認定問題。

    二、共同侵權及原因競合侵權的區別

    連環交通事故各方責任的承擔的難點是要區分共同侵權和原因競合侵權。共同侵權,指二人以上基于主觀關聯共同(共同故意或者共同過失)致人損害,依法應承擔連帶責任的侵權形態。原因競合侵權行為又稱無意思聯絡的數人侵權,是指二人以上沒有共同的意思聯絡,即沒有共同的故意或者共同的過失,而是各行為人分別實施了侵權行為,其行為相互結合造成了同一損害結果。由于各行為皆獨立存在,只因偶然因素發生結合,且結合的狀態為間接結合,并未形成一個緊密的、統一的整體,因而各行為人不構成共同侵權,也不應承擔連帶責任。只是因各個行為互有關聯,都作為損害結果的發生原因,間接導致了損害后果的發生,因而侵權人仍應承擔侵權責任。

    三、本案的裁判思路與方法

      連環交通事故中,各肇事方在發生事故之前,大家互不認識,不會有意思聯絡,也就不存在共同故意和共同過失。造成連環事故,各肇事方在主觀上雖都是過失,但這與侵權責任法上的共同過失是完全不同的概念。侵權責任法上的共同過失侵權,是指二人以上基于共同的行為,產生防范損害發生的共同注意義務,因共同違反該共同注意義務導致同一損害。由此可見,連環交通事故一般不會屬于共同侵權。就單個獨立的侵權行為來講,侵權人應當就全部的損害后果承擔賠償責任,這實際上是在各侵權行為人之間形成了不真正的連帶之債,各侵權行為人之間互相承擔連帶責任并未超出侵權行為人自己的責任范圍,這與各侵權行為人對損害后果產生的過錯是相吻合的。因此,在判斷此類案件的責任承擔時,要考慮各侵權行為人行為的過錯程度以及原因力的程度來綜合地判斷各侵權行為人的責任承擔。因受害人的損害后果是由數人的侵權行為與原因力的競合所致,存在著侵權行為的競合與原因力的競合,如果先后發生的兩次交通事故能夠區分給受害人造成的損害后果時,應按損害后果可區分的程度來確定侵權行為人的責任承擔,如果數個侵權行為對產生損害后果的責任無法區分時,應認定各侵權行為人承擔同等責任,但各侵權人之間要對其他侵權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

    連環交通事故的責任承擔,絕不是簡單的按照幾個交通事故認定書中的責任進行分配,也不是不分青紅皂白統一由各肇事方連帶責任。雖然大部分連環交通事故,最終都是由各肇事方承擔連帶責任,但法律依據絕不是共同侵權,恰恰相反,連環交通事故中各肇事方負連帶責任,卻是因為屬于分別侵權中的累積因果關系。連環交通事故中的先后幾次撞擊,通常都間隔時間比較短,無法分清是哪次撞擊造成的最終結果,由于車輛的快速性,即使是輕微的擦撞,都足以造成人員傷亡、財產毀滅的嚴重性,因此先后幾次撞擊都足以造成最終的結果。對應的法條就是:《侵權責任法》第十一條“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每個人的侵權行為都足以造成全部損害的,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如果能夠確認先后幾次撞擊的具體撞擊情況結果,此時,屬于分別侵權中的共同因果關系,對應的法條就是:《侵權責任法》第十二條“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能夠確定責任大小的,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難以確定責任大小的,平均承擔賠償責任”。

      本案是一起典型的連環交通事故,涂有香損害后果是由先后發生的兩次交通事故所致,兩個侵權行為人汪洋與殷世偉不存在意思聯絡。由于后方車輛是一分鐘后撞上中間車輛,與前一交通事故是分別實施的侵權行為,且無法區分具體是哪次撞擊造成原告受傷,只能視為是分別實施的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因此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二條的規定:“對于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能夠確定責任大小的,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難以確定責任大小的,平均承擔賠償責任”,兩被告應各自分別承擔50%的賠償責任。

    附裁判文書

    安 徽 省 霍 山 縣 人 民 法 院

    民 事 判 決 書

    (2016)皖1525民初478號

    原告:涂友香,女,漢族,1973年4月9日出生,住安徽省霍山縣但家廟鎮胡大橋村倉坊組,身份證號碼:342427197304093140。

    委托訴訟代理人:馬正平,男,漢族,1971年10月27日出生,住址同上,身份證號碼:342427197110273119。系原告之夫。

    委托訴訟代理人:涂友麗,女,漢族,1991年7月7日出生,住上海市長寧區萬航渡路1575號。系原告之妹。

    被告:汪洋,男,漢族,1991年3月10日出生,住安徽省霍山縣下符橋鎮沈家畈村周氏祠組31,身份證號碼:342427199103100534。

    委托訴訟代理人:李長兵,霍山縣衡山鎮法律服務所法律工作者。

    原告涂友香與被告汪洋機動車交通事故責任糾紛一案,本院于2016年4月5日立案后,依法適用簡易程序,公開開庭進行了審理。原告涂友香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馬正平,被告汪洋及其委托訴訟代理人李長兵到庭參加訴訟。本案現已審理終結。

    原告涂友香向本院提出訴訟請求:1.判令被告汪洋支付原告醫療費2980.72元,營養費5000元,精神撫慰金5000元,誤工費10400元,護理費9648.6元,交通費500元,醫用床1800元,傷殘賠償金44447.72元,合計79777.04元;2.被告承擔訴訟費并承擔本案的鑒定費1850元。事實和理由:2015年9月30日23時12分,汪洋駕駛車牌號為皖NA4928的小型客車,沿蕪合高速行駛至73公里94米時,與吳志林駕駛的車輛發生碰撞,致使汪洋車上的原告受傷。交警部門出具的責任認定書確認原告以及前方車輛無責任,汪洋承擔全部責任。為維護原告的合法權益,訴至法院。

    被告汪洋辯稱, 1.原告所訴主體不符合法律規定;2.所謂的傷未提供相關部門的因果關系證明;3.傷殘評定系單方面個人行為,不具有合理性;要求重新鑒定;4.各項訴請的計算來源缺乏依據;5.答辯人不屬于法律意義上的加害主體。綜上所述,請求法院依法駁回被答辯人的訴請。

    本院經審理認定事實如下:對于當事人雙方沒有爭議的事實,本院予以確認。原告涂友香的丈夫馬正平與被告汪洋是霍山老鄉,曾經同在江蘇省江陰市打工,因此較為熟悉。2015年9月30日,原告夫婦得知被告要回霍山老家,便與被告商議,讓原告搭其便車回霍山。該日23時12分,汪洋駕駛載有原告的車牌號為皖NA4928小型客車,行駛至蕪合高速73公里94米處時,由于前方出現交通事故,致使原告車輛與??吭谇胺絽侵玖竹{駛的鄂FBJ898車輛相撞,隨之后方由殷世偉駕駛的蘇E3C5Q7小型客車,又撞擊了前方汪洋的車輛。合肥市公安局交通警察支隊高速公路六大隊對汪洋與前方吳志林的交通事故,出具了第3401900201506671號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汪洋承擔事故的全部責任;對汪洋與后方殷世偉的交通事故,該大隊又出具了第3401902201506674號交通事故認定書,認定殷世偉負事故全責,汪洋無責,并確定兩次交通事故的時間僅隔一分鐘;上述事故致使坐在汪洋車內的原告受傷。原告于2015年10月1日回到霍山,于10月2日到但家廟鎮中心衛生院拍片檢查,經該院診斷為右側二、三、四、五肋骨骨折,該院對原告做了掛水等簡單治療。10月4日原告回到江蘇江陰,直至2016年1月29日期間,原告多次前往江陰市中醫骨傷醫院進行治療。原告在但家廟鎮中心衛生院花去醫療費用512.43元,在江陰市中醫骨傷醫院花去醫療費用2379.29元,兩次共2891.72元;另外在江陰市中醫骨傷醫院還花去醫用床費1800元。原告受傷后,被告前往看望,此后又給付原告現金2000元,作為補償。經原告申請,安徽正源司法鑒定所于2016年4月25日出具了(皖)正源司鑒[2016]臨鑒字第B363號傷殘評定意見書,評定原告的傷情符合“道標”十級傷殘,同時評定其誤工期為120日,護理期為60日,營養期60日。被告對該鑒定結論有異議,申請重新鑒定,安徽新萊蒂克司法鑒定中心對原告的傷情重新進行了鑒定,于2016年8月31日出具了皖新萊司鑒[2016]法臨鑒字第867號鑒定意見書,仍然評定原告為道路交通事故十級傷殘。另查明,原告發生事故前在江陰市周莊文涵機械零部件加工廠上班,月工資為2600元。本院以上事實,有兩份交通事故責任認定書、醫院門診病歷、診斷報告單、疾病證明書、掛號單、醫療收費單據、兩份鑒定意見書、工資表,以及當事人的當庭陳述等證據在案佐證。

    本院認為:本案的焦點為被告是否應當擔責,以及應當承擔多大責任。本案事故的發生是因高速公路發生了連環撞車事件所致,汪洋的車輛作為其中之一,先后發生了兩次碰撞,坐在汪洋車內的原告,應當就在汪洋車輛撞擊前方車輛或者遭后方車輛撞擊,或者在兩次撞擊中造成的身體受傷,而原告也無法證實到底是在哪次撞擊中受傷,因此只能認定汪洋與后方車輛的駕駛人殷世偉為共同侵權人,對原告的受傷負責。按照侵權責任法的規定,汪洋和殷世偉應當承擔連帶責任,承擔連帶責任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部分或者全部連帶責任人承擔責任,因此原告有權只向汪洋主張權利,因難以確定責任大小,所以汪洋和殷世偉應當平均承擔賠償責任。

    本院對原告因此次傷害造成的各項損失作如下確認:1、醫療費,按原告提供的醫療費單據為準,即為4691.72元; 2、營養費,三期評定營養期60日,故營養費應為60天×30元/天=1800元; 3、誤工費,因原告受傷前有固定收入,且月平均工資為2600元,所以其誤工費為86.7元×120=10404元;4、護理費,參照安徽省上一年度農、林、牧、漁業平均工資標準計算即86.3元/天,即60天×86.3元/天=5178元;5、交通費,原告多次前往醫院治療,應有一定的交通費用,故對原告主張的500元交通費用,本院予以支持;6、殘疾賠償金,其賠償標準應按安徽省上一年度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的標準計算,即10821元/年×20年×10%=21642元;7、首次鑒定費1850元,有票據為依據,應予認定。上述各項損失合計46065.72元。對于原告要求被告賠償的精神撫慰金,本院酌定為2500元。

    綜上所述,被告應當對原告因事故造成的各項損失46065.72元中的50%,即23032.86元,承擔賠償責任,另外還需賠償原告精神撫慰金2500元,合計25532.86元,但需扣除被告已經給付原告的費用2000元。對于原告在上述范圍內的訴訟請求,本院予以支持,超過部分則不予支持。依照《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一條、第十二條、第十三條、第十六條、第二十二條、《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第十七條、第十八條第一款、第十九條第一款、第二十條、第二十一條、第二十二條、第二十四條、第二十五條第一款的規定,判決如下:

    一、被告汪洋于本判決生效之日起十日內賠償原告涂友香各項損失23532.86元(其中已扣除被告已給付的費用2000元)。

    二、駁回原告涂友香的其他訴訟請求。

    如果未按本判決指定的期間履行給付金錢義務,則應按照《中華人民共和國民事訴訟法》第二百五十三條的規定,加倍支付遲延履行期間的債務利息。

    案件受理費680元,減半收取340元,由原告涂友香負擔157元,被告汪洋負擔183元。

    如不服本判決,可在判決書送達之日起十五日內向本院遞交上訴狀,并按對方當事人的人數提出副本,上訴于安徽省六安市中級人民法院。

    審 判 員 楊 勁 松

    二〇一六年十一月七日

    書 記 員 王 康

    附相關法律條文

    《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

    第十一條 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每個人的侵權行為都足以造成全部損害的,行為人承擔連帶責任。

    第十二條 二人以上分別實施侵權行為造成同一損害,能夠確定責任大小的,各自承擔相應的責任;難以確定責任大小的,平均承擔賠償責任。

    第十三條 法律規定承擔連帶責任的,被侵權人有權請求部分或者全部連帶責任人承擔責任。

    第十六條 侵害他人造成人身損害的,應當賠償醫療費、護理費、交通費等為治療和康復支出的合理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造成殘疾的,還應當賠償殘疾生活輔助具費和殘疾賠償金。造成死亡的,還應當賠償喪葬費和死亡賠償金。

    第二十二條 侵害他人人身權益,造成他人嚴重精神損害的,被侵權人可以請求精神損害賠償。

    《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人身損害賠償案件適用法律若干問題的解釋》

    第十七條 受害人遭受人身損害,因就醫治療支出的各項費用以及因誤工減少的收入,包括醫療費、誤工費、護理費、交通費、住宿費、住院伙食補助費、必要的營養費,賠償義務人應當予以賠償。

    受害人因傷致殘的,其因增加生活上需要所支出的必要費用以及因喪失勞動能力導致的收入損失,包括殘疾賠償金、殘疾輔助器具費、被扶養人生活費,以及因康復護理、繼續治療實際發生的必要的康復費、護理費、后續治療費,賠償義務人也應當予以賠償。

    第十八條第一款 受害人或者死者近親屬遭受精神損害,賠償權利人向人民法院請求賠償精神損害撫慰金的,適用《最高人民法院關于確定民事侵權精神損害賠償責任若干問題的解釋》予以確定。

    第十九條第一款 醫療費根據醫療機構出具的醫藥費、住院費等收款憑證,結合病歷和診斷證明等相關證據確定。賠償義務人對治療的必要性和合理性有異議的,應當承擔相應的舉證責任。

    第二十條 誤工費根據受害人的誤工時間和收入狀況確定。

    誤工時間根據受害人接受治療的醫療機構出具的證明確定。受害人因傷致殘持續誤工的,誤工時間可以計算至定殘日前一天。

    受害人有固定收入的,誤工費按照實際減少的收入計算。受害人無固定收入的,按照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計算;受害人不能舉證證明其最近三年的平均收入狀況的,可以參照受訴法院所在地相同或者相近行業上一年度職工的平均工資計算。

    第二十一條 護理費根據護理人員的收入狀況和護理人數、護理期限確定。

    護理人員有收入的,參照誤工費的規定計算;護理人員沒有收入或者雇傭護工的,參照當地護工從事同等級別護理的勞務報酬標準計算。護理人員原則上為一人,但醫療機構或者鑒定機構有明確意見的,可以參照確定護理人員人數。

    護理期限應計算至受害人恢復生活自理能力時止。受害人因殘疾不能恢復生活自理能力的,可以根據其年齡、健康狀況等因素確定合理的護理期限,但最長不超過二十年。

    第二十二條 交通費根據受害人及其必要的陪護人員因就醫或者轉院治療實際發生的費用計算。交通費應當以正式票據為憑;有關憑據應當與就醫地點、時間、人數、次數相符合。

    第二十四條 營養費根據受害人傷殘情況參照醫療機構的意見。

    第二十五條第一款 殘疾賠償金根據受害人喪失勞動能力程度或者傷殘等級,按照受訴法院所在地上一年度城鎮居民人均可支配收入或者農村居民人均純收入標準,自定殘之日起按二十年計算。但六十周歲以上的,年齡每增加一歲減少一年;七十五周歲以上的,按五年計算。

  • Copyright ? 2017 hsfy.gov.cn. All rights reserved 版權所有: 霍山縣人民法院
    地址:霍山大道與緯三路交叉口向北150米 郵編:237200 網站備案號:皖ICP備07012208號
    公安備案號:34152502000047 電話:0564-5022924  技術支持:安徽雷速?
  • 霍山法院官方微博

  • 霍山法院官方微信

  • 吉林快3下期和值推荐号码 开心棋牌苹果版下载 天津快乐十分单双软件 南昌麻将怎么玩 快乐十分全天人工计划 管家婆期期中免费资料 50可提现金棋牌 篮网新秀阿伦 福建36选7预测 下载金牛棋牌斗地主游戏 金蟾捕鱼的漏洞与技巧 江西快三彩票app下载 北京麻将 凯尔特人队标图片 手机麻将赌博群 新疆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娱乐电玩城游戏